911恐袭第18周年,留给特朗普的仍是一地鸡毛

2019-9-11 08:18:50 作者: 单珊 选稿: 刘嘉仪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单珊

  2001年9月11日早晨,纽约布朗克斯区第41消防队接到一个来自皇后区288消防队打来的求助电话,称该队有一位消防员因病请假,需要一名消防员临时代班。

  

  于是,经过上级指示,消防员萨利文被派往皇后区288消防队,执行这次代班任务。可当他驱车到半路,通过车载收音机收听到一则惊天新闻——纽约世贸大厦遭遇飞机撞击。

  这次临时代班,却阴差阳错挽救了萨利文的生命,让他幸运的逃过9·11恐怖袭击引发的后续灾难,成为纽约第41消防队唯一的幸存者。

  萨利文后来一直被一种独活的“负罪感”折磨,甚至很长时间以来都不愿再谈起9·11。18年前的这天,美国遭遇史上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造成2996人殒命。

  

  911前多国情报机构提醒,普京亲自警告

  然而,就在这场灾难发生的前两天,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致电美国前总统小布什,警告可能发生恐怖袭击。

  本月初,小布什时代中情局高级分析师乔治·毕比(George Beebee)撰出书提到了这位俄罗斯领导人发出的紧急警告,他曾是中情局对俄分析部门负责人。

  书中透露,普京在袭击发生前两天曾给小布什打电话,警告说,俄罗斯情报机构已经发现了从阿富汗开始的一场“酝酿已久”的恐怖活动的迹象。

  

  虽然俄罗斯高级情报官员在9·11事件发生不久后谈到曾向美方发出预警,但乔治·毕比在书中的这一说法表明,不仅是俄美两国情报机构就可能的恐怖袭击活动有所交流,小布什也被自己的同行普京亲自提醒过。

  实际上,美国在9·11之前已经接收到多次恐怖主义袭击的警告。据报道,英国情报机构也曾警告过美国,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也多次强调了即将发生袭击的危险。

  《今日俄罗斯》质疑,白宫是否真的注意到了这些警告,并尽其所能保护其公民仍然是个谜。

  本月初,美国军事委员会办公室宣布,被指控策划9·11袭击事件的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将于2021年初在关塔那摩湾(Guantanamo Bay)的美国军事监狱接受审判。

  据悉,现年55岁的穆罕默德将于2021年1月11日受审,与他一起受审的还有其他四名与9·11事件有关的嫌疑人,五名嫌疑人都面临死刑。

  不过,此前有消息称,穆罕默德曾表示,如果美国不判他死刑,他愿意在受害者的诉讼案件中作证,配合受害者向沙特提出索赔。

  2019年7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9·11”受难者永久补偿基金法案》,救援人员可以领取补偿直到2092年。

  本月8日,纽约消防局学校的新一批消防员毕业,令人关注的是,其中13名毕业生,都是当年在“9·11”救援行动中殉职消防员的儿女。

  继承父辈的职业,他们的人生将继续负重前行。宛如当年浩劫,将在一代代美国人身上,刻下伤痕。

  特朗普称和谈已死,塔利班回应:等着死更多美国人吧

  9月7日,特朗普在推特上透露,塔利班领导人和阿富汗总统计划于本周末前往美国进行秘密和谈,但这场在戴维营举行的会谈已被取消。此外,双方的和平谈判也同时被叫停。

  

  让和谈功亏一篑的原因是“塔利班在谈判期间未遵守停火令,发动恐袭,造成包括1名美军士兵在内的12人死亡”。

  原本,在距离911周年纪念日只有几天的情况下,邀请塔利班领导人前往美国国土是一项史无前例的举动,也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战争取得的一项重大进展。

  要知道,美国与塔利班去年年底开始对话,双方于9月1日刚结束第九轮谈判,并就和平协议在“原则上”达成一致。

  协议草案显示,美国将在135天内从驻阿富汗的5座军事基地撤走5000人,塔利班将与阿政府展开和谈并承诺不再为“基地”及“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提供栖身地。

  就在上月底,特朗普还表示,他计划从阿富汗撤回数千名美军士兵,但至少保留8600人。

  但特朗普的态度一如往常地多变。9日,特朗普在白宫再次表示,美方与塔利班的和平谈判已经终止,“在我看来,谈判已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依然对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感兴趣,不过除非塔利班证明该组织可以履行潜在和平协议的承诺,否则美国不会迈出这一步。

  

  面对特朗普“戏剧性”地叫停,塔利班随即强硬喊话,“等着死更多美国人吧”。

  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8日发表声明,指出特朗普取消和谈的决定会导致更多美军士兵伤亡。不过声明同时表示,塔利班依然致力于追求和谈的道路。

  

  10日,针对特朗普和平谈判“已死”的表态,穆贾希德再次回应,美国会对放弃“谈判”感到后悔。此外,他还透露,塔利班将继续在阿富汗打击美军。

  “我们有两种方式结束对阿富汗的占领,一种是‘圣战’和战斗,另一种是对话和谈判。”紧接着,穆贾希德话锋一转,“提醒”美国说,“如果特朗普想要停止谈判,我们将采取第一种办法,他们很快就会后悔。”

  关键时刻,中巴阿三国外长对话

  基斯坦《黎明报》8日发表社评称,和谈背景下不断发生的严重爆炸事件为阿富汗的未来描绘了一幅令人不安的画面,在暴力加剧的时刻目睹一场“戏剧化的美国撤军”令人担忧。

  文章认为,在这个关键时刻,阿富汗问题有关各方都需要“行事谨慎且富有远见”,正如中国外长王毅在中阿巴外长对话后所指出的,外国驻军应当有序、负责任地撤出,以保障阿富汗局势平稳过渡。

  9月7日,王毅与阿富汗外长拉巴尼、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出席了第三次中阿巴外长对话。

  王毅在介绍此次对话会达成的共识时表示,中国与巴基斯坦期待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通过和平谈判达成和解。阿富汗各派应当按照“阿人主导、阿人所有”原则,尽快搭建对话框架,启动内部谈判,探讨为各方所接受的未来政治安排,早日实现阿富汗的和平与重建。

  

  2019年,阿富汗迎来独立100周年纪念日,但这个国家的民众,仍背负着持续多年的血腥战争所带来的沉重负担,和平之路仍然漫长。

  18年困局难解,美国国步多艰

  9·11事件后,小布什誓言“找出真凶,将其绳之以法”,发起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2009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经宣布增兵阿富汗,美国在阿富汗的部队人数飙升至10万。

  18年旷日持久的反恐战争中,美国的反恐战争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塔利班依然保持强势。2018年塔利班已在阿富汗境内70%的区域开始公开活动,其控制的领土面积已达到2014年来的最大值。

  另一方面,自2001年来,已有2300多名美军士兵命丧阿富汗。截至2018年,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的直接耗资超过9千亿美元,间接支出则或达2万亿美元。

  

  虽然特朗普曾多次示意要撤军,但截至目前,美军在阿富汗境内仍驻有1.4万余名士兵。

  在国内,美国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安全压力。2016年6月的奥兰多夜店枪击案,造成49人死亡;2017年拉斯维加斯枪击案,致59人死亡、500多人受伤;同年曼哈顿汽车撞人案造成8人丧生,成为纽约十多年来最严重的恐袭事件……

  18年过去,美国依然伤痕累累,本土恐怖主义滋长、“独狼式”恐袭防不胜防,新型问题冲击美国传统应对恐袭的模式,成为社会安全的心头大患。

  9·11事件后,安全逐渐成为美国制定各种政策首要考虑的因素。旅行禁令的颁布、移民政策的收紧,进一步着撕裂美国社会。

  当年那场普京紧急警告也没能阻止的恐怖活动,振动下翅膀,在18年后,依然可以掀起一场又一场国际政治漩涡。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Site Map
东方网(eastday.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